分分彩计划网页免费版网址|hi彩分分彩技巧
現代技術:集權民主及其他

2005-05-16 20:05:01 星期一     

  [內容提要] 本文是對Lewis Mumford的經典論文《集權或民主的技術》的一篇讀后感。在這篇文章中,Mumford從技術對人性和社會的影響的角度提出了一種對技術的新的認知角度:集權抑或民主。在這個技術正前所未有地施加其對人類文明發展的全方位影響的今天,對技術的本質及其與社會發展的關系的反思,已不只是技術學者的事了。

  [關鍵詞]技術,集權,民主,鏈式反應

  荷蘭技術哲學家E·舒爾曼在其《科技文明與人類未來》中文本序中指出,“現代技術在相當大程度上控制和決定了西方文化及其未來……在今天,技術已成為一種無所不在、動蕩不居的力量,影響著人類的未來。”他并且指出,技術最危險的不利之處似乎是環境污染和對自然和社會的扭曲甚至破壞。他認為,要解決技術和社會發展之間存在的這種關系人類未來前途的深刻沖突(無論把這種沖突看作偶然或必然),人必須在超主體的規范性原則的主導下去指導技術的發展。這就是說,人類的自主性是指導和理解技術發展的哲學原則或倫理原則。

  Mumford在《集權或民主的技術》一文為我們理解技術提供了一種新的認知角度:集權抑或民主。事實上,他的基本看法與上述E·舒爾曼的認識頗為契合。在Mumford看來,以民主信念為總體特征的當代文明,作為其核心支柱之一的當代技術,很有可能是一種集權技術。所謂集權技術,按照他的說法,就結果而言,就是技術進入社會帶來人類個性和自主性的喪失。這種喪失在民主社會里通過非明顯強制使用的手段完成。換言之,人們在自主的情況下失去或放棄了自我和自主。按照Aristotle對人類本質的看法,這無疑意味著人類的自我毀滅或否定。從這個意義上說,Mumford的技術觀乃是悲觀主義色彩的技術“異化”論。然而,他的觀點為我們提供了新的思考角度。

  從本質上說,對技術性質的認識必然涉及技術的歷時性和共時性理解。就技術的起源看,Aristotle認為技術本身并非目的(ends),它只是一種手段(means),這樣,就技術對人的意義而言,就成為第二性的東西。這種視技術為“工具”的觀點反映了相當長時期技術在社會中的地位和形象。這種認識的特點是,把技術和文明、文化作為可分開的并且在認識層次上歸于不同類別的東西來認識。因此,它本質上是一種靜態的認知。然而技術發展到近現代,人們開始對這種技術“工具論”進行反思。人們認識到,技術本身已成為文化和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技術本身同時具有“目的”和“手段”的雙重甚至多重意義。事實上,技術已不再“中性”,它反映了一種權力和意志。隨著技術對現代社會和生活各個層次各個角落的染指,人們感到了技術對人性的擠壓以及“動蕩不居”的本性,從而產生某種程度的不寒而栗。

  現代技術和社會、政治和人們的精神生活是一個不斷變化互動的相互催化過程。關鍵是,這種互動不是對等的,或者說,人們擔心的是個中和諧的喪失。一旦技術反過來成為人們命運的主宰——并非強權式的統治,而是一種水之于魚一般的,存在前提般的“須臾不可離”,這種民主社會以市場規律研究和擴散的技術,就成為一種“集權”技術。因為此時,對于社會的大多數人而言,技術在“為人使用”的虛假外表下,實際上已成為人們工作、生活、娛樂、感情甚至思維的基本土壤——這就是說,舍此,人們將什么都不是。少數集團和個人將成為技術社會的真正主宰。然而,即使他們,也將不可避免地陷于對技術發展的失控境地。這正是Mumford等人眼中的可能的人類命運。

  人類思考和認識的一種重要方式是通過類比獲得啟示。無論自然現象抑或社會現象,其發展的過程,或其生命軌跡,常常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這使人想到原子鏈式反應。

  原子鏈式反應一開始是可裂變原子在少量中子的沖擊下進行分裂。從理論上講,起始階段,這一反應是可控的,因為中子數目很少,因此涉及裂變的原子不多。但由于裂變原子本身會產生中子,這些中子又會沖擊原子核從而導致新的裂變,因此在機制上鏈式反應是一種不斷以冪級數速率加速的連鎖反應。除非人們有控制反應中子數的辦法,否則反應將很快失去控制,裂變反應將變為非可控自主行為,造成核爆炸。

  這里關鍵是對中子數的控制。人們通過加入石墨棒吸收中子的辦法來控制鏈式反應的過程。正是在此基礎上,人們才能和平利用原子能。由此,技術為社會和人類所用,人類對技術顯出主導性。

  關鍵是,是否任何技術(精確地講,是所有技術帶來的總的結果或后果)的發展及其對社會的影響(鏈式反應),我們都能找到一種控制力量(石墨),使人類掌控最終的主導權?事實上,當我們考慮技術和社會的未來時,技術的圖像已不再是單個的具體的技術,而是我們這一星球的總的技術文明。我們擔心的是,這種意義上的技術發展在突破某一臨界點以后,就成為一匹脫韁的野馬。它們仿佛獲得一種超驗的力量,如沸騰的巖漿般在人類文明的地表下涌動,隨時可能一發而不可收拾。技術于是成為一種超越人類主導的自主的力量。

  這種對技術發展的終極關懷帶有強烈的宗教色彩。從某種意義上講,人類的這種擔憂和冥冥之中的預感,是人類發展的一種集體記憶所培育的深層憂患意識,不無宿命論色彩。

  我們能夠看到人們已開始作某種有意識的努力,試圖借助人類的理性和倫理對技術的發展加以引導。最明顯的莫過于對核技術使用的協議和對克隆技術使用的限制。當這種對技術發展的引導歸根到底不得不借助于人類自身的道德和良知、倫理和社會契約的時候,我們有理由對這種引導的可靠性和有效性產生懷疑:人類作為有個人意志的社會存在,能否做到步調一致?因為只要極少數的人另作他想,整個的人類命運就可能岌岌可危。當我們說技術成為一種超越人類主導的自主的力量時,乃是基于對人類作為整體的這種特點的深刻體驗。并不是技術本身成為一種有生命的東西來主宰人類,而是說技術的發展和應用甚至濫用,從原則上將是人類自身難以完全掌控的事情。

  這使我仿佛見到多少萬年前我們茹毛飲血的祖先。就生命力而言,他們與經過不斷進化的我們孰強孰弱,殊難比較。但有一點,現代人在享受技術和物質文明帶來的自動化和舒適的同時,在許多方面正在迅速退化。我們的生存不像我們的祖先,完全依賴于自身個體的生命力。相反,我們越來越依賴于整個社會和整個文明為我們提供的一切,我們甚至很輕易把思想和生活都委托給我們社會的技術和文明。也許正是在這個意義上,Mumford大聲疾呼:生活本身不應被托管。因為這意味著人們個性和自主性的喪失。那意味著,身未亡,心已死。不知道人類文明在越來越身不由己的發展進程中,會不會最終不堪一絲牽掛,驀然間已飄蕩在渺渺不歸路上?

  注釋:

  Lewis Mumford. Authoritarian and democratic technics. Technology and Culture,Vol.5,No.1,pp.1-8

  E·舒爾曼著,李小兵等譯。《科技文明與人類未來——在哲學深層的挑戰》。東方出版社。1995年10月,作者中文本序,P 1。 (作者:金兼斌)

分分彩计划网页免费版网址 时时彩360走势图大全 今排列三推荐号 亨利68彩金 助赢时时彩网页版 11选五推荐号码 七乐彩红球尾号走势图 4d开奖号码今 篮球的游戏 幸运飞艇开奖路珠走势图 白菜网站大全